《冰与火的青春》编剧梁振华:编剧不死 原创仍是最好的IP

2015-07-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蒋肖斌

自7月12日晚在湖南卫视开播后,青春励志剧《冰与火的青春》连续5天位居省级卫视黄金剧场电视剧的收视率榜首,网络点击率3天即累计破亿。在“无堕胎不青春”的怪现状下,该剧却难得没有落入“堕胎、出国、死亡”这青春偶像剧“三大法宝”的窠臼。近日,该剧编剧兼制片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梁振华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

“我用‘冰与火’来为青春命名,不光因为这是剧中男女主人公的名字,更因为这是青春的两种情绪——不断跌倒、不断爬起。”在剧中,梁振华写了三个男生。“富二代”江焱接连遭遇破产、父亲入狱、母亲病倒的打击,但最终凭借自己的能力重新站了起来;胸无大志的肖一飞视爱情为一切,但在爱情破灭后迷失了方向;“凤凰男”苏克有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理想,最终去开发廉租房项目。

梁振华说:“三个人是三种性格、三种理想。他们身上的标签,在现实中都是社会的热议话题,比如‘富二代’是否有原罪,‘凤凰男’是不是不能嫁。但剧中的主人公最后都形成了正向的价值,青春没有一味地迷茫、堕落、混乱。”

梁振华坦言,中国占据电视荧幕的主流是家庭伦理剧、战争剧、古装剧等类型,一定意义上,青春偶像剧是日韩的舶来品。“然而,复制日韩模式,留给中国观众的只剩下漂亮面容、时尚服饰、都市生活。这些词语本身没有褒贬,问题在于它仅仅把偶像变成了消费颜值的消费品,而真正与青春、与中国当下现实的关联十分薄弱,青春偶像剧就处于一种‘悬浮’的状态。”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一部原创的青春偶像剧的原因。”梁振华说。

如果说韩国偶像剧,类似《来自星星的你》《继承者们》描写的是贵族生活,那么《冰与火的青春》更贴近现实。身为高校教师,梁振华笔下的人物几乎都能在校园中找到群体原型,“考试、答辩、求职,这些不是我在家拍脑袋就能写出来的,而是我多年对青年群体近距离观照的结晶”。而与上世纪90年代末的经典青春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相比,时代已然变了。

梁振华说:“每一代人青春的内涵和外延都不一样。总体来说,80后的青春压力更大。”《将爱情进行到底》描绘的是70后的青春,尽管主人公毕业后也找工作,但主题还是他们在社会和学校的断裂地带如何坚守爱情。

《冰与火的青春》的主人公被一股脑儿投向现实而残酷的市场,承受着巨大的就业压力、家庭压力,浪漫的成分让位于现实。剧中人物说着这样的台词:“我是明白了:房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工作;油价上涨,是让我们勤俭节约;肉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减肥;墓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活着。”网友“怕孤单的睫毛”看了该剧后说:“这就是现实生活中毕业生的写照。现实就是:你必须学会忍受不美好,必须学会接受不公平,必须学会试着讲究,必须学会放弃安逸,必须学会迎接挑战,必须学会真正独立。”

70后的梁振华自认并不是一个新锐的作者,既不会“玛丽苏”、“杰克苏”,也不会“霸道总裁”加“壁咚”,对基于网络文学IP(网络文学版权——记者注)的创作理念也很陌生。

2015年,网络文学界最新、最热的词之一当属IP(Intellectual Property),直译是“知识产权”。原为资本界的术语,在互联网公司大举进入电影业的背景下,IP也成了热词。近年来热播的《失恋33天》《甄嬛传》《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等影视剧,都源自网络小说。甚至有说法,“IP时代来了,还要编剧干什么”。

梁振华解释,其实IP一直存在,四大名著、金庸小说都是IP,只是称谓不同。“不可否认,现成的IP先天依附着大量的关注者的粉丝,对项目营销有好处。”梁振华说,“但一个好的IP不一定能转化成好的剧本,之间的距离有可能是无限远。所有影视公司都在囤积IP,即便是有价值的IP,最终转化成影视作品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

《冰与火的青春》的剧本完全原创。梁振华自信地说:“最好的IP是原创力。编剧把人物、情节、主题夯实了,剧本本身不就成为一个IP了吗?这时再说起‘冰与火’,就不会仅仅想到《冰与火之歌》,也会想起我的《冰与火的青春》。”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