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业危机的建构——数字时代报纸经济崩溃的文化解读

2015-05-11 来源:《新闻记者》2015年第4期 作者:梁玲

【本文提要】通过分析新奥尔良《皮卡尤恩时报》(The Times Picayune)和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媒体剧变的新闻话语,本文从文化社会学和公共领域的视角检视新闻业的危机。文献回顾中将当前新闻业焦虑的文化视角展现出来——这些焦虑之前主要是从技术、经济的视角加以探讨的。本文的实证部分将阐明,在理解由数字化变革引发的媒体经济变革中,独立新闻业的社会意义是如何呈现和运作的。

  【关键词】新闻业危机;文化社会学;数字变革;经济困境;报纸 

  【作者简介】梁玲,复旦大学出版社副编审。

  【中图分类号】G212

  本文原题为“Constructing the Crisis of Journalism”,作者María Luengo,原载于Journalism Studies,2014年15卷第5期。

  关于新闻业危机的更宽广视角

  2008年以来,“危机”一词被广泛地用来形容新闻业的状态。“新闻业危机”(crisis of journalism)已经成为学界、业界以及相关国际组织讨论的主题。而且,专家学者还使用越来越夸张的词,比如“崩溃”(McChesney and Pickard 2011)、“死亡”(Pew Research Center 2008)、“致命挑战”(Starr 2009)等等,来形容这种现象,并对新闻业危机以及新闻业的“旗舰”——纸质报纸的挣扎,给出一系列的解释。

  报业的财务报表显示,报业确实出现了问题。而且,正如学者亚历山大(2013)指出的,问题并不会自动变成危机,“只有当问题超越了自身范畴,并危及整个社会的时候,问题才成为危机”。事实上,许多对这场危机在技术-经济层面的学术研究,深层的动机是出于对民主的关注,而不是单纯财务或技术方面的考量。正如麦锡尼(2013)提出的,当前新闻媒体结构的变革,与民主社会的关键要素有关,如公民参与和舆论监督等。

  罗伯特·皮卡德(Robert Picard)反对短期和市场化的解决方案,他建议不要集中注意力于保护某家特殊的报纸,而应该将注意力集中于媒介组织的作用和公众对于信息的获取。另外一些学者对德国、芬兰新闻媒体的分析说明,这些国家中造成新闻业的压力与数字技术无关,而是与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生在西欧的市场管制放开有关。伦纳德·唐尼和迈克尔·舒德森( Leonard Downie and Michael Schudson,2009)在他们富于启发的《美国新闻业的重构》( The Reconstruction of American Journalism)报告中,也提出了同样的关切。这份报告认为,目前发生在新闻业的巨变,威胁的不是新闻媒介组织的商业惯例,而是整个20世纪以来新闻产业一直努力维系并强化的独立新闻业的本质要素。

  上述这些学者的研究表明,应对新闻业的危机需要从长计议。由此,文化社会学和公共领域理论拓宽了热议中的新闻业危机的技术-经济的观点,并提供了一个系统的文化框架,使得我们对于新闻业的文化、公民和民主基础方面的理解,超越了臆测和牵强附会。根据亚历山大(Alexander,2006)的观点,新闻话语是更广泛意义上独立公共领域民主话语体系的重要表达。新闻工作者的自主权受到损害的方式,与公共领域受市场、国家权力和其他社会权力侵害的方式是相类似的。保持这种自主性的努力意味着从短期来看,新闻工作者正经历着他们体制独立脆弱的时刻。尽管新闻工作者们可能成功捍卫他们的专业价值,但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经受着技术与经济变革时期新闻独立性脆弱不堪一击的残酷现实。

  本文将从文化社会学的视角,通过分析两家报纸的危机,从而窥见新闻业真正的危机何在。一家报纸是2012年5月停止印刷版出版的新奥尔良《皮卡尤恩时报》(The Times-Picayune);另一个是2012年10月,西班牙左翼国家日报《国家报》(El País)的大规模裁员。两家报纸都是当前新闻业危机的典型案例。本文试图阐释,持久的道德、新闻和公民符码在新闻业危机的形成过程当中是如何呈现和操作的,要么证明报纸经营中的经济与技术变革是合理的,要么引发新闻界和公众创造性地找到以不同形式延续新闻业民主承诺的路径。

  两个案例研究是以围绕两家日报的成本削减和大规模裁员的文章分析为基础的。《皮卡尤恩时报》的研究周期持续了2个月,从2012年5月23日《纽约时报》报道《皮卡尤恩时报》关闭的可能性开始。关键词检索在Factiva数据库生成了102篇文章和28个博客条目。对西班牙案例,采取了类似的研究方法,在Factiva数据库中搜索出76个条目,MYNEWS数据库中搜索出87个条目,研究跨度持续了2个月,从2012年10月11日《国家报》发生大规模裁员开始。文本分析使用了开放和轴向编码技术以确定“有效”编码(Strauss and Corbin 1990),也就是说,文本中使用分类法呈现和评价事件。叙事模式使得从文化社会学视角对两个危机事件的编码和新闻话语的描述和解释成为可能。

  《皮卡尤恩时报》停止日报印刷

  2013年3月1 日,《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副主编瑞安·切特姆撰文质疑新奥尔良《皮卡尤恩时报》(Times-Picayune)新闻报道的未来。他认为大部分长篇报道在该报已经消失,更多的存量资源投向了体育和娱乐报道。据切特姆的说法,10个月前,报纸的所有者——先进出版公司(Advance Publications)在一次秘密会议上决定停止出版《皮卡尤恩时报》印刷版,解雇近一半的采编人员,同时扩容新闻网站(Nola.com)。先进出版公司声称,通过这些改革措施以保证地方新闻的未来。切特姆(Chittum)对此予以批评。他认为,先进出版公司对其旗下的密西西比地方报纸和密歇根地方报纸采取的类似举动极大地降低了新闻业的质量。他指出,先进公司32家报纸的网站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热词驱动的新闻议程,试图通过“24/7”的新闻方式来追求利润最大化;充满稚气的年轻记者面孔取代资深记者,并被诩为“体育记者小蜜蜂”;新闻故事被缩短以适合谷歌算法,准确性被降低只是为了迎合市场点击率。切特姆因此得出结论:“在一个历史悠久、充满独特气质的城镇,NOLA.com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外来的参观者。”

  切特姆的文章把《皮卡尤恩时报》的变化界定为原创地方新闻的终结、反民主价值(比如不透明和市场利益驱动)。切特姆的这些观点影响了许多对《皮卡尤恩时报》危机进行分析的文章。这些文章报道了《皮卡尤恩时报》的变革,并把这种变革当作事实,但事实上它们是被编码的事实。这些事实是从记者报道的事实当中抽取出来的:通过选择性的事实报道而赋予了它们分量,这些事实在叙述和分析层面反映了公民和反公民的标签符号。

  《皮卡尤恩时报》的变革,被认为是对新奥尔良新闻业与公民社区的一大威胁。2012年5月23日,大卫·卡尔(David Carr)在《纽约时报》“媒体解码”博客(“Media Decoder” blog)上爆料:新奥尔良将成为美国没有日报的最大城市,拥有175年历史,曾因报道卡特里那飓风两度获普利策新闻奖、作为城市日常生活指南的《皮卡尤恩时报》从此将失去它的日报印刷版。《纽约时报》的报道在美国新闻业引起的反响是迅速而巨大的。第二天,先进出版公司做出了回应,确认新公司NOLA媒体集团的成立,这家媒体集团包含了报纸和它的网站“Nola.com”。先进出版公司声称,将加强网站建设,同时将纸质版缩减为一周三期。

  Nola.com网站上的帖文解释道,印刷版的减少是考虑到报纸行业面临的数字化转型。数字技术的挑战意味着纸质版必须作出牺牲——缩减为每周印刷三期。新公司的总裁里克·马苏(Ricky Mathews)声称,许多《皮卡尤恩时报》的记者在新的组织里仍然有职业成长的机会。然而马苏也很遗憾地承认,媒体数字化的转型与发展,不可避免要裁员。

  新闻界把《皮卡尤恩时报》视为新闻业危机的一个标志。尽管它有175年杰出的新闻业历史,这家日报仍然无法在经济困境下生存。《皮卡尤恩时报》作为传统美国大都市新闻报纸的象征,它的遭遇被视为对美国新闻业致命的一击。这些文章包含了一份简短的报纸作为“社会改革者”的编年历,并强调了报纸在监督政府、揭露腐败,告知公众等方面的角色。出于以上传媒实践的考虑,以及保持新闻独立的渴望,媒介批评家和新闻记者将技术发展解读为反公民社会,并为此表现出巨大焦虑。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1 [1] [2] [3] [4]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