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数字化与新闻业的现在和未来

2014-09-22 来源: 作者:

● 网络新闻记者:一种新的职业已经出现

在一个信息与传播围绕着互联网组织起来的世界中, 无论新闻记者是在新闻室的办公桌旁辛勤工作, 还是在犯罪现场或灾难现场进行报道, 那种孤军奋战的观点已经过时了。每一个记者变成了网络中的一个节点,这个网络是用来收集、处理与发布信息的。在某种程度上,作为网络新闻业的主体,一种新的职业已经出现了,即网络新闻记者。不管是外出在现场搜集新闻事实,还是在赋予信息意义方面,职业新闻记者仍然是必不可少的角色。新闻报告与分析仍然存在着著作权,但这种报告,分析是基于信源,评论和反馈,由网络实践所驱动,还可以通过网络不断获得。现在,记者实践的最终成果常常涉及到不同职业和公民的各种网络,包括他们之间的合作、确认、纠错,以及最终提炼出要报道故事的本质。

● 众包新闻:用户生产内容更改了职业记者的意义

众包(Crowdsourcing) 扩展超越了公民新闻, 并且覆盖了大范围的实践活动, 这些活动就是利用集体智慧来搜集与核实信息、报道故事,或者在新闻生产中做出选择。用户生产内容(User一generated Content )是指公众成员为一个新闻组织或新闻网站提供照片、视频、文本、评论, 以及其它新闻素材。通过公民记者挖掘与搜集信息, 成倍地提升了在全球范围内了解带有本土特征的现实演变所具有的多维度能力。不过,所有这些信息碎片都要进行事实查证、过滤,最重要的是要通过解释与分析来创造意义, 尽管这些过程中的一部分也是通过众包来完成的。

事实上, 在一个传播报道无止尽的流动环境中, 职业新闻记者能够提供的附加价值就是他们有能力来整合信息,提供一个理解新闻的脉络, 并且能够从搜集到的信息中创造出意义来。

许多新闻机构已经参与了众包,并把用户生产内容以各种方式结合起来。其中英国广播公司(BBC) 和《卫报》(T h e Guardian)更是一马当先。B B C 用户生产内容中心的一位高级记者对这种实践活动有如下解释: ……我们从来不会在只有一个新闻来源的情况下进行报道, 除非我们有第二条新闻来源对其进行核实。众包是创作一个故事的诸多因素之一。我们会利用任何社交媒体报道来寻找新闻来源,跟踪新闻故事。

● 视觉新闻:正在成为主要的信息来源

对于许多人来讲, 视频新闻正在取代以文本为基础的新闻,成为主要的信息来源。文本、视频、音频资源逐渐在新闻叙事中被整合在一起,而且基于视觉匹配而不是文本标签的搜索引擎变得更加精确。对于新闻记者而言视觉素养是很重要的,他们必须要更好地理解和使用作为信息载体的图像,通过图形叙事的数字互动是很关键的,它既可以吸引受众,还可以通过读者/ 观众的自我反思来补充对视觉信息的接收。在融合电视、互联网、移动电话的发展进程中,下一步将会是把电视连接起来。逐渐地,新闻同时成为视觉化的和文本化的,在网络新闻报道中整合视频资源,并且将电视新闻扩展到提供相关文本资源的第二屏幕(Second Screens) 和互动纪录片(Interactive Documentary )。

● 互联网技术:彻底改变了新闻室的运作

在互联网宽带容量,无线传输和永久性链接发展的条件下,全球的电信传播网络、互联网和其它数字网络已经彻底改变了新闻室的运作。通过不间断的更新与重新书写新闻故事,一直存在的不间断的信息流必须要当场处理。尽管以互联网的速度进行工作并不会改变新闻业的基本准则,但它确实让反思性的实践活动变得更加困难。需要检查的信息越多,新闻生产需要的投入越快,那么留下的分析处理和叙事的时间就越少。……问题是在所有这些领域内, 很少有新闻记者能够达到这样新的专业层次。因此, 他们必须专精于特定的主旨问题, 或者是专精于新闻业周期的某一阶段, 然后进行合作。如果不这样, 他们在与能够收集日常数据的机器人进行竞争时, 以及与从真实生活环境中不断获取新闻的公民记者进行竞争时, 会日益失去竞争力。职业新闻记者的附加价值将越来越会是他们的分析能力,以及他们结成网络的能力。因此, 在未来会出现更多的信息制作方面的合作者,而不是单打独斗的人。

● 数据分析与数据可视化:当作新闻和新闻分析的来源

现在大量的数据组可以被当作新闻和新闻分析的来源进行使用, 这些数据也可以作为新闻报道的工具——有时这二者兼具。在程序设计员、设计师以及骇客的帮助下,新闻记者能够更好地徜徉在信息的海洋中,他们都是更加擅长发现和洞察数字信息的人。面对大量的数据信息, 新闻记者能够深入分析, 添加背景信息, 加强解释和叙述。……新闻记者要么需要在数据检索和分析方面接受更多的训练,要么就得与其它专家合作。为了处理越来越复杂的信息,新闻记者也必须掌握一些社会科学技能……我们越是生活在一个有大量信息的环境中,作为数据、信息、知识和社会实践的中介,新闻记者就越是必不可少。那么新闻记者应该成为社会科学家吗?那倒未必,因为不像社会科学家,新闻记者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而且他们的目标受众并不是在一个科学共同体内的同行。新闻记者的工作并不止于了解事实和分析事实,而与新闻叙事相伴随的分析能力也至关重要。在数字时代,数据可视化是新闻叙事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图形设计、数据映射和交互式图形都是信息传播的必要组成部分。

英国的《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在这方面为我们提供了典型的例证。当《每日电讯报》获得一些议员费用报告的拷贝时,他们用一种中等复杂的软件发现了这成千上万份文件之间的联系,软件分析显示这些议员是如何滥用津贴来为自己购买第二套住房、支付个人生活费用以及避税。当议会公布所有议员的花费以回应公众的强烈抗议时,《卫报》索性将自己的这些发现张贴到了它的网站中, 并邀请每一个英国公民来调查代表他自己的议员的花费,总共有32 ,755人参加了这项工作。

● 自动化新闻:

在过去三四年中,出现了爬虫式的(Crawler Type) 程序软件机器人,它们能够确认和检索新闻报道和不同的新闻来源,并将这些新闻信息重新整合、打包、传输给特定的信息传播网络。一些商业新闻组织,比如《福布斯》(Forbes )杂志会利用这类软件程序,因为在一个全球化的金融市场中,信息传输的速度是非常关键的。现在已经有了比较成功的报道体育比赛的自动化新闻模式(像statsh eet网站)。《纽约时报》也利用它所说的语义网络技术来写作(几乎是自动化的) 它所发布的婚礼声明。在这些例子中, 新闻记者的分析能力仍然会出现在内容分析程序的设计中,这是这类软件的制作基础。不过,很清楚的是,在数据采集阶段, 自动化新闻越是得到发展,就越是要求新闻记者必须擅长解释、分析和叙事。

● 全球新闻:新技术的不断开发扩展了新闻报道在全球流动

尽管广播电视网和报纸媒体在不断关闭设在外国的新闻处,但新技术支持真正的全球新闻资源不断涌现,这类新闻资源主要是建立在观点多样和文化多样性的基础之上。翻译软件的不断开发支持了新闻报道在全球的流动,而自愿者翻译社团也时时将其它一些新闻翻译过来。

● 观点新闻:数字化时代的媒体公信力是持有价值观念

21世纪,新闻业要想获得公信力,最关键的不再是客观性,而是其透明性与独立性。有一个清晰视角的新闻报道比只是中立叙述的新闻报道更具说服力,并且新闻报道中的视听觉因素越来越重要。也就是说这对于一种观点的呈现来说越来越重要。然而, 这就要求新闻分析要建立在报道之上,而不是建立在观点或意识形态之上。尽管新闻报道可能是被指派的,但是仍然存在个人分析与个人叙事。在此, 新闻记者保持着价值观念,并且通过对其新闻消息来源和背景的透明化, 从而确立公信力和新闻分析能力。

● 新闻业的未来:让人们从信息的扩张和信息的解释中获益

尽管在给新闻业划分阶段时, 我们能设想不同阶段的专业化特征,但我们也发现内容领域和主题方面的专业度还需要提升。对于这类问题的报道,如: 纳米技术、生物信息学、金融新闻、国家安全、或宗教问题等,越来越需要特殊的训练,或者新闻记者至少需要具备所报道领域的基本知识。尽管通过互联网能获得很丰富的信息,但有些信息还是不在互联网上,第一手报道仍然是好的新闻报道的必要组成部分。

总之,在全球网络社会中,并不需要单个记者能够完成传统新闻业中三个关键统一的任务。一些新闻记者擅长收集数据、事实与图像资料,一些记者则擅长于解释上述这些材料,而其他的记者则擅长在事实的基础上创作吸引人和感动人的故事。但是作为一个网络, 我们能够优化资源、协同生产,并且新的创造力将在我们的共享中诞生。数字时代的网络新闻对专业新闻的独立和质量并非威胁, 而是将其从严格的公司控制中解放出来。对于新闻记者来说,它提供了一个以独特方式超越他人的机会,对社会来说,社会既能从无止境的信息扩张中获益,又能在一个信息让人感到困惑的世界中,从对信息的有益解释中获益。

(本文摘编自:范.哈克、米歇尔.帕克斯、曼纽尔.卡斯特:《新闻业的未来:网络新闻》。全文刊载于《国际新闻界》2013年第1期,译者:张建中;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杨瑞明综合编辑)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