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问题研究

2017-12-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鹏辉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经济始终保持平稳快速增长,GDP年均增长9.7%,从1978年的0.57万亿[①]增长到2016年的74.4万亿元[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385元跃升到2015年的50251元[③],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伴随着经济社会和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居民平均寿命也越来越高,由1978年的68岁提高到2017年的79岁以上,老年人口总量处于不断增长的态势。上世纪80年代实行计划生育以来,我国人口总和生育率呈现持续快速下降态势,尤其是1990年以来,年出生人口绝对数量持续降低,由1990年的2621万[④]下降到2015年的1655万[⑤],新生儿的减少进一步加速了人口老龄化的到来。

一、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

(一)影响经济的持续增长

根据2000年11月底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8811万人,占总人口的6.96%;60岁以上人口达1.3亿人,占总人口的10.2%。按照国际通行的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为老年型人口结构类型,我国在2000年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同时,我国离退休人员社会保险福利费用占国民收入的比例,已从1980年的1.4%上升到1993年的3.7%,预计2025-2030年可超过10%,占工资总额可达30%。国际社会一般将支付老年的退休金等费用占到国民收入的10%或工资总额的29%定为“警戒线”,超过这一“警戒线”将给国家财政和经济发展造成重大困境,并将引起劳动力短缺和经济增长困难,影响经济的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

(二)影响社会保障水平提高

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持续变化,劳动力人口与被抚养人口的比例关系正在发生重要变化,使可支助比进一步下降,青壮年人口抚养老年人口的规模不断增加。2005年,我国每6.1个劳动力供养一位老人,到2025年,这一赡养比会变成2.5:1,而到2050年则是1.6个适龄劳动力赡养一位老人[⑥]。整个社会的养老压力不断增强,对农村养老保障和经济社会平稳发展产生重大影响。根据专家预测,未来40年农村养老保障资金需求年均增长率达到4.57%以上才能满足人口老龄化的需要,这将经济增长产生巨大的压力,并反过来影响社会保障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三)社会养老问题更加突出

当前,我国社会养老尚处于初级阶段,但是家庭小型化、分散化已经相关突出,家庭的养老功能显著弱化,进一步加剧了养老的压力。以陕西为例,经调查,2010年全省常住人口1071万户,平均每个户为3.22人,比2000年的户均3.6人减少0.38人,表明家庭规模正在不断缩小,家庭养老功能不断弱化,社会养老需求不断增加。陕西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生活主要靠亲属供给约占43.2%,其中领取离退休金和低保的仅占25.6%,仍有28.3%的老年人需要靠自己劳动收入养老,我无形中加大了养老的难度,也使社会养老问题更加突出。

(四)农村养老问题更为严峻

随着农业生产收入的降低和农村资本收益的相对减少,土地所能带给农民的保障水平越来越低。少子化家庭的不断深入,农村家庭结构正逐步向核心家庭、小型家庭转变,原有的家庭养老模式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冲突和挑战。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农村社会共公服务水平的长期滞后,造成农村空巢家庭越来越多,农村家庭养老面临极大困难。目前,农村养老大多以居家养老为主,以陕西为例,经调查,49.5%的农村老人主要依靠子女或其他亲属赡养,只有9.3%的农村老年人依靠退休金、最低生活保障金、财产性收入等养老,38.9%依靠劳动收入。政府在农村养老方面投入不够,农村老年公寓、敬老院等社会福利设施严重缺乏或者形同虚设。

二、关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建议

老龄化问题是一个长期的战略性工作,需要我们从国家和大局的高度提高认识,积极创新老龄事业机制,不断完善助老养老政策,努力提高社会化养老水平。

(一)建立退休人员再创业和弹性退休机制,鼓励退休人员利用自身优势再创业、再就业。随着我国人口寿命的不断提高,很多退休人员身体仍然很好,仍有很高的从业能力和从业意愿,希望继续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为此,可以在不提高法定退休金领取年龄的基础上,建立弹性退休机制,支持非财政支持部门退休人员自愿延长工作时间,支持有能力、有意愿的退休老人再创业、再就业,鼓励他们继续为社会主义建设发挥余热,努力减少劳动人口减少和社会抚养比上升对经济发展带来的不良影响。同时,国家可以建立相应的鼓励和激励机制,在不影响干部年轻化的基础上,努力增加适合中老年人工作的就业岗位,尤其应该增加适合农村中老年人工作的就业岗位。比如,进一步简化和优化退休人员创业手续,进一步优化退休人员从业保障制度,可以设立专门为老年人创业就业提供上门服务的政府服务指导机构,可以在环卫、保洁、绿化、看护等农村中老年人就业比较集中的岗位,将就业年龄适当放宽到65周岁以上,等等。

(二)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努力提高社会养老保障水平。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确保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实现社会保障全覆盖、全保障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客观要求,也是当前亟待加强的重要工作之一。为此,可以进一步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尤其是进一步提高农村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普惠式公共服务保障质量,建立完善的最低生活保障体系和统筹城乡的社会救助体系,不断提高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优抚安置水平,努力排除年轻劳动力的后顾之忧和赡养负担,为年轻劳动力将更大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社会生产活动中,以创造出更多、更好的社会财富提供更好的社会条件和社会环境。比如,建立普惠式的社区养老中心和农村养老中心,推广不高于最低工资或基本养老金标准的社会福利性养老院,推广全民免费医疗和全民免费养老体系建设,推广非盈利性老年人托管和看护中心,建立老年人大病保障和救助体系等。

(三)进一步完善政策导向机制,促进老年人福利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建立健全促进老年人福利事业发展的政策导向机制,确立老年人福利事业的政府鼓励和扶持的基本方针,尽可能的减少和取消对老年人福利事业相关产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收税,尽可能的降低老年人福利事业的必要成本,为社会资本进入老年人福利事业相关产业提供良好的政策和法制环境。积极支持和鼓励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从事老年人福利事业活动,为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进入老年人福利事业搭好平台,建好渠道,做好配套,提供保障,鼓励民营企业、社会团体和慈善机构投资兴办改善型养老、敬老场所,鼓励个人之间建立互助型养老中心。比如,制定法规政策确立基础性养老机构的社会公共服务地位,制定基础性养老机构服务标准,取消基础性养老机构行政事业性税费,优先成本价为基础性养老机构供地,确保基础性养老机构全覆盖,简化和优化民营资本和个人投资兴建养老机构的程序和手续,引导和鼓励民营资本和个人投资相关老龄产业,不断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和水平。

(四)进一步优化义务教育、个人税收和社会保障等政策,必要时可适时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建立与人口规模和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生育率,确保人口数量的总体稳定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关键。2015年,我国每对夫妇平均生育子女数量仅为1.5-1.6名[⑦],低于人口正常更替的每对夫妇平均生育2.1名子女的正常值。为此,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保障的质量、水平和公平度,降低义务教育阶段个人实际支出费用,综合考虑个人扶养比例和收入水平,增加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项,可以一定程序上缓解抚养子女的压力和畏惧心理,必要的时候,可以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加大对母婴的社会保障力度,提高人口总和生育率,以缓解人口老龄化压力。比如,建立全市、全省、甚至全国统一的义务教育投入标准,实行教育投入随着学生走的经费机制,大力降低学生托管、接送、食宿等费用;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按照个人扶养比例税前扣除赡养费、扶养费等费用,降低个人所得税率;加大对母婴的社会保障力度,进一步延长生产假到一年时间,再延长一年时间的哺乳假,确保生育妇女产假期间工资收入不降低,对未就业人员产假和哺乳期社会保障可视同缴费;必要时可进一步调整现行生育政策。

[①]国家统计局:关于一九七八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结果的公报,1979年6月27日

[②]李克强: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3月5日

[③]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网站年度数据,2017年11月21日

[④]原松华:冯文猛:尽快构建人口与发展综合决策新机制,《中国发展观察》2017年第5期

[⑤]国家卫计委:2015年全年出生人口比上年减少32万,中国青年报,2016年01月21日04版

[⑥]曾毅:中国老龄化的新形势,《改革内参·高层报告》,2012年10月22日

[⑦]央广网:卫计委回应“低生育陷阱”:实际生育率约1.5-1.6,中国新闻网,2015年11月05日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