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基地 >> 市级科普基地

厦门大学魯迅紀念館

2014-10-09 来源: 作者:

鲁迅生平
绍兴时期
“鲁迅以一八八一年生在浙江绍兴府城里的一家姓周的家里。”这一天是清光绪七年八月初三,作为周家大家族里的长房长孙,祖父周介孚为其取名“阿张”,学名也是带有浓重中国特色的“豫才”。
1893年,祖父周介孚因替亲友向浙江乡试的主考官行贿事发,只好投案自首,被关进了杭州监狱,是年,鲁迅13岁。1894年,父亲周伯宜突然吐血,此后几经波折,病情时缓时急,于1896年秋去世,是年,鲁迅16岁。
为了病重的父亲,正在三味书屋读书的鲁迅几乎每天都要出入于当铺和药店之间,而父亲的去世更是加剧了周家的贫困。从一个大家族的少爷沦为寄人篱下的乞食者,鲁迅过早地进入了社会。时隔多年,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一个少年的内心悲愤的悸动。他在《<呐喊>自序》中感叹道:“有谁从小康之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
冷酷的世态炎凉让鲁迅决意离开故乡,1898年5月,18岁的鲁迅怀揣母亲鲁瑞东拼西凑的八元川资,登上了离乡的小船,“走异路,逃异地”,“寻找别样的人生”。
南京读书
满怀悲壮的鲁迅来到了南京,他给自己起了一个颇有励志报国的学名:周树人。
鲁迅先后在“洋务派”为了富国强兵而创办的江南水师学堂和陆军矿路学堂读书,学习了数学、物理、化学等传授自然科学知识的课程。期间,鲁迅阅读了外国文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著作,开拓了视野。特别市严复翻译的英国人赫胥黎的《天演论》,更给予鲁迅以深刻的影响。
在求学南京的三四年间,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之中,继中日甲午战争惨败之后,又经历了1898戊戌变法的血雨腥风。1899年前后,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国家的动荡,无时无刻不冲击着当年鲁迅的求学生涯。这期间,鲁迅刻过三枚印章,分别是“文章误我”、“戎马书生”、“戛剑生”。由此不难看出,青年鲁迅那种感喟时事、恨不得上阵杀敌的书生意气和热血奔涌。
1901年,鲁迅以优异成绩考取官费留学的机会。
日本学习
1902年3月,他东渡日本,先在东京弘文学院补习日语,后进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习西医。后来又返回东京,住在公寓里学德文,看杂书,直至回国,在日本住了七年多。
之所以选择学医,除了救治像他父亲那样被庸医所害的病人外,鲁迅还意在通过医学启发中国人的觉悟,希望中国能够像日本明治维新那样“发端于西方医学”。
1903年,鲁迅剪掉了长辫子,留下了迄今为止最早的一张照片。在这张送给好友许寿裳的照片背后,鲁迅激昂写下了“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诗句,表达自己对风雨飘摇祖国的怀恋以及报效民族的胸怀。
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和俄国为了争夺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在中国本土展开了一场决战。战争期间,鲁迅和他的同学们始终关心着国内的战况。一次课间,鲁迅看到日俄战争的幻灯片,一群中国人围观一个中国人被处死的场景,这深深地震动了他。
鲁迅认为,医治精神的麻木更急于医治肉体的病弱,而文艺是改变精神的利器,他决定弃医从文,改治文艺,以拯救国民的灵魂。于是,1905年,鲁迅又回到了东京,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筹办文学杂志,发表文章,从事文学活动,由此奠定了他后来成为一个文学家的基础。1907年,鲁迅以“令飞”等笔名写下了系列论文——《人之历史》、《摩罗诗力说》、《科学史教篇》、《文化偏至论》等。从这些用文言文写就的论文可以看出,鲁迅日后的思想根基已经相当坚实。
杭州、绍兴时期
1909年8月,鲁迅离开东京回国,结束求学生涯。回国之后的鲁迅,在极度痛苦中寻求出路,先后在杭州、绍兴的一些学校担任教职,其时的鲁迅还未成为一个文学家,他所教授的课程大多是生理课。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帝国统治轰然倒塌,一个新兴的共和政权诞生了。1912年2月,已任国民政府教育总长的蔡元培邀鲁迅到教育部工作。4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被迫迁往北平。5月初,鲁迅离开绍兴前往北平,开始了在北平长达十四年之久的生活。
北京时期
1912年,鲁迅再次告别故乡北上京城,他人生的又一次改变由此开始。
在北京的很长一段时间,鲁迅是民国政府教育部的一名官员,过着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的机械生活。由于政治乱象层出不穷,他在北京的生活很快变得难捱起来,平常除了去教育部办公,便是一人向壁,在寂寞和无聊中抄录古碑帖来打发时光。
在一片政治风云之中,一群知识分子开始登上历史舞台,新型的知识者组成的集群悄然形成,并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人的号召和组织下,北京形成了一个以《新青年》和北京大学文科为中心的新文化运动,它为中国带来民主和科学的精神,左右着思想界的风云变幻。
此时的鲁迅住在北京,又在教育部任职,对这场越刮越猛的新文化运动一直冷眼旁观,他看过《新青年》杂志,但似乎并没引起兴趣。一直到钱玄同找他,要他写文章,他才开始在《新青年》上发表《狂人日记》,于是就有了那著名的关于铁屋子的谈话。
1918年5月,鲁迅的短篇小说《狂人日记》在《新青年》上发表,他借狂人之口愤怒控拆数千年的旧礼教是吃人的礼教,呼吁“救救孩子”。鲁迅以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加入五四启蒙者的行列,由此开始了他坚持一生的对国民的“文学疗救”。1920年代,鲁迅发表了一系列作品,为中国文学贡献了大量精彩的人物形象:如孔乙己、闰土、阿Q、祥林嫂、子君等。
从1920年开始,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等六七所学校,相继聘请鲁迅为讲师和教授,他对中国小说史的研究,在学术界颇称赞,在文学界他的影响就更大了。沈雁冰、郑振铎等人组织文学研究会,就尊他为重要的指导者,后来的浅草社、春光社和沉种社更将他看成前辈和导师,他还与几位朋友创办《语丝》周刊,发起未名社和莽原社,以至被人视为文坛上的一派的领袖。每到夜间,他的会客室里便有青年人围坐,热切地望着他,希望能听到中肯的教诲。他成了大学讲台上的名教授、读者钦慕的名作家。
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执政府向请愿游行的民众开枪,爆发了三一八惨案,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刘和珍、杨德群等几位学生去世。一周后,鲁迅去女师大参加追悼会,由此写出了沉郁悲愤的名文《记念刘和珍君》。第二天《京报》披露了传闻中段祺瑞执政府的通缉密令,鲁迅名列其中,鲁迅开始离家避难。北京的政治氛围急剧恶化,知识分子纷纷逃离北京。
这时,先行一步的林语堂,到厦门大学出任文科主任,通过林语堂的联系,厦门大学聘鲁迅为国文系教授兼国学院研究教授。
厦门、广州时期
1926年7月28日,鲁迅收到厦门大学的聘书,以及第一个月的薪水和旅费,共计五百元。这促使鲁迅下定决心离开北京,做出了一生中的重要转身。1926年9月,鲁迅到达厦门大学。随后,广州中山大学接连来信,热情地邀他去担任国文系的教授和主任,鲁迅决定前往广州,但他在广州待的时间也不长。
上海时期
1927年10月3日,鲁迅和许广平抵达上海,在这里,鲁迅度过了他人生中的最后十年
面临教书还是写作的选择,鲁迅决然辞掉了劳动大学的教职,接受了南京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为他争取的特约撰述员的聘书,领取三百元月薪。因为蔡元培答允了领薪之后仍可自由著作。
1929年9月27日,许广平产下一名男婴,初为人父的鲁迅沉浸在满怀的喜悦中。他为这个在上海出生的婴儿取名“海婴”。是年,许广平32岁,鲁迅49岁。
1930年左联成立,鲁迅为主要发起人。他一面从事社会批判和文化批判的工作,一面培养青年继续新文艺的建设。这时他开始倡导现代木刻,办世界版画展览会。
对于晚年的鲁迅来说,他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看电影。他曾在1936年给朋友的书信中说:“我的娱乐只有看电影。”进入三十年代直到鲁迅去世,他看了一百多场电影,其中1934年三十七场,1935年三十六场,1936年秋季病危前十九场。晚年的鲁迅迷恋电影的程度不下于他的书瘾、烟瘾。
1936年,仅仅56岁的鲁迅身体越来越差,他瘦得穿着袍子在街上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一直给他看病的日本医生须藤,警告他不要多动,只要静静地躺着。他的答复是:“我一生没有养成那样的习惯,不做事,不看书,我一天都生活不下去。”
1936年10月18日凌晨,鲁迅的气喘病突然发作,捱到天明,他仍撑持着写下了一封短信,由许广平带去内山书店,并在那里打电话,请来了医生。他靠坐在椅子上,整整喘了一天,话也不能说,只是流汗。医生和看护的人们用了各种办法都不能缓解病情。这一天晚上,许广平每次给他揩手汗,他都紧握她的手,仿佛是要握住自己的生命。可是,到第二天凌晨六时,他还是未能挺过去。在苦苦地跋涉了五十六年之后,他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鲁迅在厦大
 1926年9月4日,鲁迅应当时主持厦门大学文科的林语堂先生的邀请,来到厦门大学任国文学教授兼国学院研究教授。当时的国学院阵容包括顾颉刚、沈兼士,孙伏园等。
在厦门期间,鲁迅开设了《中国文学史》与《中国小说史》两门课程。小说史鲁迅讲授多年,已有专著,无须预备。而关于文学史,他则决定一边授课一边编写讲义。鲁迅上课吸引了众多学生前来听讲,不仅有国文系的全部学生,还包括英文系、教育系乃至法科、商科学生以及各科助教,甚至报社记者、编辑都慕名前来听鲁迅讲课,教室座无虚席,常有人靠着四壁站着听,堪称盛况。
鲁迅除教学外,还撰写了17万多字的著作。包括其著名散文集《朝花夕拾》中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父亲的病》、《琐记》、《藤野先生》、《范爱农》等文章都是在厦大期间完成的。
鲁迅非常关心学生的文艺活动。当时在鲁迅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厦大学生组织成立了“泱泱”社和“鼓浪”社两个文艺社团,且两社均有定期出版物。鲁迅热心地为学生审稿、改稿,指导杂志的排版和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